门。

天平路 by dp1q

拿得起画笔就要好好画画!

每一次的麦兜,都不太一样,画风、故事性、陈老师和校长的职业、麦兜家住的房子、麦太的期望,每一次都不太一样,好像麦兜那个星球有好多好多平行宇宙,每一个不同都真切存在着。但每一次的故事又有些内核一直存在,比如大家终会成为普通的大人各奔东西,世界上的事情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蠢没什么不好,笨也没什么关系。所以这一次的不同就显得犹为不同了。麦太更能干了,而且她的节目不再只有鸡包纸纸包鸡,而是有了更多实在的招数,也受到了街坊邻居的欢迎。麦兜也更平常了,没那么蠢那么善良,中学时染头发,还谈了恋爱,还离开了妈妈。整个故事后半部分的走向第一次完全趋常了,要知道这么多年以来麦兜秉承的一直是“反高潮”的路线,让...

蓝天白云。

我想做你认识的最努力的无业游民

去年今日,我高烧不退病假在家,家人住院,无所爱,无所盼,觉得自己处在人生最低谷。

今年此时,我的人生第一次没了任何的包袱,没有人催我一定要去做什么,不用交作业,没有考试,不用早起。而且有许多喜欢做的事,没天想做的事都做不完。 但是仍旧有忧虑,没有刻度的时间并不比有刻度的时间更宽容。没有目标的努力只是掩饰而已。这是写下这个题目两个月后我自己反思。

从浅草寺地铁站出来就可以看到许多穿着性感热裤的人力车小哥,健美地令人简直无法直视(☆_☆)顺着人流就可以找到大名鼎鼎的“雷门”啦。挤在人潮里拍完留念照,便是一个热闹的集市,在这里简直可以感受到熟悉的“城隍庙”即视感,人山人海,一不留神就要和同伴走散。卖的小商品也差不多,倒不是说都低劣,就都是那些想得到的品种,冰箱贴、明信片、钥匙圈、扇子,夹杂着买各种饼的大妈的热情吆喝。小伙伴留心看了,每一家店的款式几乎都是独家的,不是那种衣物统一批发来卖的感觉,但人也实在太多,让人无心停下来细细选购。

浅草寺里面嘛,也无甚特别,整个浅草寺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就要数一批批来游学的中学生了。中学生和高中生的差别...

杯子脱力喵。

#莓子家族蛋糕#我们家生日没有吃蛋糕的习惯,这么多年我一直跟我妈闹,闹了这几十年终究自己也觉得过生日没什么意思了,反而还挺羞愧。生在哪一天也不是你自己选的,那一天你自己也没出什么力,哪一天都可以很快乐也不用特意挑这天。嘛,难得会画画了那就来一张吧。)其实这些莓类我哪样都不喜欢吃。

章鱼小丸子。

#转发此锦鲤您将得到毕生幸福#浅草寺的锦鲤。

我为了画个画拼也是蛮拼的,拼命画拼命布置拼命拍,要不要这么虚荣……时常觉得开始画画还是为了拍出来好看,虽然怎么拍都拍不出肉眼的感情。买了本可兼作本子和台历的本子,以后就可以每天把画完的画插进去啦!希望我死后这本本子能值大钱!今天画的是昨天微博里转的那位日本博主的料理!香肠不小心要了太大根啦~

东京◎上野公园

从浅草寺出来步行三十分钟即到上野公园,一路上各处取景另立。

我们很神奇地坐电梯从二楼进入公园,看地图才发现它真的比我们想象得大得多。没什么居然目标,就随处走晃。我倒是挺想看春天的赏樱名景的,在心目中那应该是一片公园中央的开阔大草坪,可是走来走去,只见到这一片湖。这也不错,坐在湖边的长椅上晒太阳发呆也是梦幻之事。【我在上野公园湖边的长椅上发过呆哦】在当年也算可向友人炫耀的场景吧!再走回来,走进一条树荫深邃的长廊,便又在大树底下发呆,看行人。发现日本的公园里人员构成与我们太不相同。上海的公园里都是或下棋或唱歌跳舞或尬姘头的大爷大妈,但这里以时髦情侣以及推着婴儿车的年轻妈妈居多。...

一股脑把重庆都发完是为了之后就好一门心思发日本了!)虽然老实说掐指一算回来都快两个月了我都不太好意思炒冷饭了可是又超好看不发不舒糊啊!啊呀看完重庆照片再来看这些真的神清气爽。)这样说是不是不太好,其实是我自己拍得不好怎么能怪重庆呢)不过重庆的照片怎么弄都有一种拥挤灰蒙的感觉挥之不去啊,弄了很久也找不到合适的色调,而这些一下子就很开阔啊。接连去了这两处旅游,对比分外明显啦。别的不说,就说吃好了,我们的店家啊都少了对自己食物的自信和喜爱,只是作一门维生的活计来看,更别提景点的小吃店只作一次性生意,完全胡来。店主们自己平时也吃得随便,对食物完全没有爱啊!除了集中的小吃街呢,别处又很少有这样散开的铺子...

重庆记录【江湖菜◎饭江湖】

去重庆之前都没听说过江湖菜,得小伙伴情报才赶去一堵真容。去的是当地最著名的“饭江湖”,结果找店的过程就像入了江湖,糊里糊涂。

百度显示此饭店在江边,可我们明明根据导航走到过江大桥边了,地图上却还定位我们离江边好远。问了几个路人,都是随手指给我们一个方向,于是也只得将信将疑朝前走着,偏离了百度给出的路线。再走一会才发现,原来此时我们在山顶,到江边虽然直线距离很近,却要找地方下山。最后找到这一处楼梯,抖得很,两边却都是小区,坐满乘凉的老人以及来回奔跑玩耍的孩子,实在佩服。到达江边也没见着什么像样的店,只能继续定个位走走看。

直到走到路边一处略破旧的木楼梯口,才见到...

新一点的重庆。

重庆这座城市真的是很纠结。他有直辖市的地位,却发展得没有那么快。整座城市就是个打工底大废墟,又有许多的高楼。路边商业不发达,中心城区倒也像模像样。公交车连空调都没有,地铁却新得魔幻。大概因为他建在山上把,上上下下,飘忽不定。

重庆记录【吃】

前一个,重庆真的是说走就走,为了不让此行说忘就忘,特此记录。

不知从何开始,就从吃吧。重庆作为一座以好吃闻名的城市,还是挺让我失望的。

火锅部分


五天吃了四顿火锅,两顿在连锁店,两顿在最有名苍蝇馆子。总体来说味道和上海无甚差异,小天鹅甚至不及上海的味道,连锁店的人均也在70到100左右,谈不上便宜。苍蝇馆子的人均在五十左右,不过传说中的老油汤底还真的挺需要胆量去品尝的,有一次甚至像是直接从刚走的前一桌桌上端来的。辣度倒是可以接受,就是仍旧要做好拉肚子的准备。至于特色的涮菜,最喜欢海白菜,像海带像海藻,入味好吃。晓雨的麻竹笋也好吃,嫩且超级入味。酥肉倒是都还好,还是油,要不就是包裹着整...

我的最新水彩力作~才怪啦,虽然怎么看都是画的但的确是照片没错。总算把重庆的照片都粗粗撸完了,真的,没什么可以看的……也不知道是重庆的错还是我的错。最喜欢的好像还是这张了,重中之重是其中“预测人生”这件事,他既不是“算命”也不是“看面相”,人家可以预测“人生”哦!快来帮我预测一下明年我到底是做歌手还是做画家了啦~

从温泉酒店房间的露台望出去,没带三脚架和单反的我也是蛮拼的。

昨天有个人来加我微信

昨天有个人来加我微信。

这人本身就有几点蹊跷之处。他以国外旅游照为头像,却马赛克了长相,认证信息只是敷衍的一个句点,但又坚持不懈发了两次,让我简直开始怀疑是否我俩实为密友所以不用繁琐介绍。鉴于我的微信名称(农民老张之类)和头像(未合焦动物照)应该完全不会引起无聊搭讪党的兴趣,又怕滥杀同学,因此通过了其申请。

通过之后,看了其朋友圈照片鉴定此人应该不是熟人,也没有发生任何对话,因此以上蹊跷应该会成为永久的谜团吧。

由于本人社交圈极窄朋友极少,也没有任何接触外人的机会,因此在收到申请到见到其照片之间的一段时间内,不禁如临大敌脑洞大开。首先的怀疑对象是老情人B,毕竟最近数次梦到他的次数暴增,人...

十八梯

东京 失焦。

这两天又死了过去,发两张图回一下魂。鸭川边,不知哪个窗口里在吃狸猫火锅?

东京站漂流记

日本15天游记 part 2 

走了就会活过来

part 1——http://deeplovefeng.lofter.com/post/8e35f_15f8e6e


临行之前,有人告诫我们,即使懂日语,在东京庞大的交通系统里都会每天迷一次路,也有人说东京地铁里指路标志之完善,会让人想迷路都难。看来我们只有用亲身经历去验证到底哪一方是正义了。

而我自己多年的经验告诉我,每到一个新的城市,她都会派出当地的地铁或巴士给予新来者一个下马威,更何况是东京这样一座拥有巨大地下王国的城市。然而当时的我们,因为机场巴士的顺利,轻飘飘地全然忽略了这一点,于是过于自信地、几无

第八百六十七个梦

他穿着夏日夜宵摊上最常见的白背心配大短裤,趿着人字拖走了进来。说是走进来,也许其实用“突然出现”会更合适,但他的装扮和神情都太稀松平常,让人不自觉对这一幕超自然的现象产生认同感,好像他出现的地方的确有扇不太起眼的门,而他只是打开门走了进来。当然了,这扇门只是王大富心里自我安慰的产物罢了,李健宝就这样凭空出现了。

“啊呀,你好啊,真是的,为了找你我可费老劲了, 饿得我都快不行了都。”李健宝还是那样吊儿郎当地打了个招呼,就自己坐到了沙发上,话音还没落,茶几上就随着他手的随意一辉,摆上了豆浆油条白馒头。

“你等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你怎么就进来了,这些吃的又是怎么回事啊?”王大富在...

奈良

餐厅位于静安寺附近一条闹中取静略显高大上的小路上,却又在一幢80年代风办公楼的两楼。沿着稍显油腻的楼梯走上去的时候你一定不会期待它会是这样一家装修偏酒吧风格的精致新派本帮饭店。饭店明显是几个时髦的上海爷叔的兴趣之作,在点菜的时候被爷叔用上海话询问“切nyai撒?”真是又怀旧又亲切的体验。先说说菜吧。

1.红烧肉

摆盘惊喜,但甜味欠奉。精肉部分合格,肥肉部分稍腻,还有上升空间。

2.宁式烤小土豆

基本就是宁式烤菜的味道,如预料中咸,但小土豆不够酥烂。

3.九宝辣酱

多的一宝大概是旁边的窝窝头?里面没有最爱的年糕,花生脆但是未剥皮,豆腐丁笋丁切得过小影响了口感。酱的味道同样咸味最突出,...

当我跑步的时候我的脑洞里有什么

说真的,坚持慢跑需要迎战几大敌人里,无聊算是最容易打败的一位了。今天的跑步故事跌宕起伏,精彩异常,以兹记录。

今天画了三文鱼的关系,馋虫大动,再加上午后6点窗外雨后清新的蓝色空气引诱者我,我想出了一个绝好的主意:饭前跑步,跑去买鱼。“因为商场就在五百米外,我决定先在体育场里耗几公里。

第一公里是跟着个外国美女跑的,事实证明这是个错误的决定。追着别人跑的后果就是我久违地跑出了要死要活的感觉,收获的速度却比平时的my pace还要慢。更要命的是,跑着跑着肚子还开始疼了,将近2公里的地方居然有些难以为继。本着轻松自由的原则,我停下了脚步。所幸调整一圈之后肚子不再痛了,但状态仍旧不佳,体力一直处于...

1 / 11

© 迪普拉伍封 | Powered by LOFTER